原标题:中国“后高考经济”疫后升温

  中新社石家庄7月22日电 (郝烨)中国一年一度的高考日前落下帷幕,考生开启“放松模式”,用“买买买”助推“后高考经济”。

  高考完第二天,来自石家庄的“00后”考生小苏就预约了医疗美容机构的面诊服务,“我准备报考空乘专业,想在入学前对眼部进行微整形。”小苏说,高考前,自己的消费主体在书本、文具和吃穿上,高考后,消费类型变得更加多元,有更多消费自主权,可以趁机培养消费观。

  在毕业季催生了整形、美妆、减肥等“颜值经济”升温的同时,以手机、电脑为代表的数码产品也销量不俗。7月12日,电商平台拼多多对外发布“后高考经济”消费数据称,高考结束首日,平台数码产品销量较前一天上涨超过210%,其中,手机、电脑、智能手环、游戏机和耳机位列产品销量排行榜的前五位。

  在石家庄市太和电子城,家长肖素娥正带着女儿选购产品,“经历疫情和高考后,孩子积攒的压力逐渐释放,释放途径之一就是购物消费。”在她看来,“后高考经济”火爆固然有商家造势的因素,但对孩子消费需求的满足,既是对他们高中努力付出的奖励,也是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的激励。

 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,有不少考生选择用毕业旅行与高中告别。张梓腾的志愿目标是土木工程专业,古朴的古建园林一直令他向往。“苏州等地的古典园林蕴涵了丰富的哲学、历史、人文习俗,是中国造园文化的精华。”张梓腾说,考虑到疫情因素,他更倾向于国内短期游。

  除此之外,不少“准大学生”还选择在高考后去“充电”。乐器培训、编程等辅导班迎来消费小热潮;健身房、驾校等也纷纷“淘金”,推出多项优惠措施吸引考生;各大视频网站的VIP会员销量也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;随着餐饮业复工复产取得显著进展,不少餐饮店推出了“毕业餐”“升学宴”等套餐,“凭准考证享优惠”,吸引了不少手握“打折神器”的学生前来咨询。

  伴随“后高考经济”日渐升温,有观点认为,释放压力本无可厚非,但此过程中极易出现攀比和过度消费,容易被商家“牵着鼻子走”;也有人指出,考后“买买买”大多出于奖励和安慰心理,“后高考经济”所产生的社会效益不应被忽视。

  有学者建议,“卸下重任”的考生消费意愿强劲,应树立正确的消费观,培养独立自主的人格,学会辨别消费主义陷阱。(完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永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